苏哇门户网站正文

「大红鹰线路测试」「偶尔读首诗」当以色列遇到巴勒斯坦——愿我们都爱生命

2020-01-11 18:39:58 阅读量:487

原标题:「大红鹰线路测试」「偶尔读首诗」当以色列遇到巴勒斯坦——愿我们都爱生命

「大红鹰线路测试」「偶尔读首诗」当以色列遇到巴勒斯坦——愿我们都爱生命

大红鹰线路测试,偶尔读首诗

上月底,约旦河西岸,1名巴勒斯坦人枪杀了3名以色列士兵。

这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巴以冲突的新闻。

几十年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从未停息。

差不多在两年前,2015年11月,以“诗歌与冲突”为主题的第四届香港国际诗歌节上,两位巴勒斯坦诗人因得知有以色列诗人参加而拒绝出席主题论坛,理由是“以色列人每天都在杀我们,我为什么要跟她同台?”虽然他们最后还是参加了朗诵活动,但终究没能使这场备受期待的对话呈现在大家面前。

当小悦想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也不免惋惜,所以在这一期的【偶尔读首诗】中,小悦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优秀诗人——耶胡达·阿米亥和马哈茂德·达尔维什的诗歌共同呈现给大家,愿不啻为一种隔空的对话,他们可以说两国最优秀的诗人,他们的诗句都曾无数次打动我。

愿世界拥有更多的和平与宽恕。愿我们都珍爱生命。

耶胡达·阿米亥

(yehuda amichai,1924-2000)

以色列当代诗人,曾先后参加二战、以色列独立战争、第二次中东战争以及赎罪日战争。1948年开始创作诗歌,1955年出版了以色列文学史上第一代口语化的希伯来语诗歌《现在及他日》。曾获得1982年度以色列奖。

这世上半数的人们

这世上半数的人们

爱另一半,

半数的人们

恨另一半。

难道因为这一半和那一半

我就必须像雨水循环,

去无休止的流浪和变动,

难道我必须睡在岩石间,

像橄榄树干一样饱经风霜,

听月亮朝我吠叫,

用忧虑掩饰我的爱,

像铁轨间惊惶的小草一样抽芽,

像鼹鼠一样生活在地下,

只属于根须而不属于枝干,

不感到我的脸颊贴着天使的脸颊,

在第一孔洞窟里恋爱,

在一顶支撑着大地的

光的罗伞下与我的妻子成婚,

演出我的死亡,总是

直到最后一口气和最后

几句话而无须理解,

把旗杆插在我的房顶,

下面修一个防弹掩体。并且外出走在

只为返回而建筑的路上,经过

所有可怕的车站——

猫、棍棒,火、水、屠夫,

在羔羊与死神之间?

半数的人们爱,

半数的人们恨。

在如此对等的两半之间我的位置在何处,

透过什么样的缝隙我看见

我的梦想的白色建房计划

和沙滩上赤脚的奔跑者,

或者,至少,小山旁

一个少女的手帕的挥动?

傅浩 译

上帝对幼儿园的孩子是仁慈的

上帝对幼儿园的孩子是仁慈的

对上学的要差一些。

而成年人,他丝毫不怜悯他们。

他不再管他们,

有时,他们必须匍匐

在滚烫的沙子里

向救护站爬去,

他们身上一直在流血。

也许对真正的恋人

他会怜悯,同情,

并提供庇荫,

像一棵树,遮掩着公园里睡在长凳上的某个人。

也许连我们都应该把母亲留下的

最后几枚善良的硬币

递给他们,为了使他们的幸福

会保护我们在现在和其它的日子里。

王伟庆 译

马哈茂德·达尔维什

(mahmoud darwish,1941-2008)

巴勒斯坦的伟大诗人,在阿拉伯世界家喻户晓,在世界诗坛也享有盛誉。由于家乡被占,他自少年起就迁徙他乡,先后在中东及欧洲多地流亡,晚年返回祖国定居。达尔维什是巴勒斯坦的情人与圣徒。他用深情美丽的诗篇,诉说了巴勒斯坦人民的不幸、苦难与抗争,呈现了这个民族的人性、尊严、情感与审美。

我们也爱生命

只要有一条活路,我们也爱生命

在两位烈士之间,我们起舞

搭起一座紫罗兰的宣礼塔,或是一棵枣椰树

只要有一条活路,我们也爱生命

我们从蚕茧上拈来一线丝缕

用它建造我们的一片天空

为这漂泊编织围栏

我们打开花园的门扇,让茉莉花绽放枝头

带去一个美丽的白昼

只要有一条活路,我们也爱生命

我们在生息之地种下速生的植物

我们在生息之地收获死者

我们在长笛里吹入遥远遥远的色彩

在过道的泥土上描画马的嘶鸣

用一颗颗石子,我们写下自己的姓名

啊,闪电,请照亮我们的夜晚,照得更加明亮!

只要有一条活路,我们也爱生命

薛庆国 唐珺 译

在这块土地上

在这块土地上,有配得上生命的事物:

四月的踌躇,

清晨的面包香,

一个女人留给男人们的避邪符,

初恋,石头上的青草,

在笛声之缕站立的母亲们,

侵略者对记忆的恐惧。

在这块土地上,有配得上生命的事物:

九月的末尾,

年过四旬依然盛开如杏花的少妇,

监狱里晒太阳的时辰,

模仿着成群动物的云彩,

为微笑的就义者欢呼的人民,

暴君们对歌咏的恐惧。

在这块土地上,有配得上生命的事物;

在这块土地上,有大地的女主人,

一切初始的母亲,一切终结的母亲;

她,曾经被称为巴勒斯坦,

她,后来被称为巴勒斯坦。

我的女主人,我配得上——

因为你是我的女主人

我配得上生命。

薛庆国 唐珺 译

- end -

主编:宋程 责编:小悦君

加入一起悦读群请找小悦君

加微信15300077378,并标注“微群”

一起悦读

id:readtogether

快乐阅读 | 共同阅读 | 分享阅读

邮箱17read@sina.com

投稿 | 加入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中路六号华亭嘉园a-1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