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哇门户网站正文

「bwin在哪里」雏鹰起飞:升空跳伞,从1000米高空跨过兵种门槛

2020-01-11 18:25:06 阅读量:1834

原标题:「bwin在哪里」雏鹰起飞:升空跳伞,从1000米高空跨过兵种门槛

「bwin在哪里」雏鹰起飞:升空跳伞,从1000米高空跨过兵种门槛

bwin在哪里,背景介绍

9月2日,空降兵某部150名空降兵专业学员从桂林千里机动至湖北进行跳伞训练。

跳伞总指挥刘祥安副主任介绍说,他们是在新模式下培养的第一批空降兵专业学员,在其他军事院校完成基础培训后,将再进行10个月的任职培训,而他们的第一课就是跳伞,他们要在接下来的2个月内完成2种机型4个课目30次的升空跳伞任务。

这是他们开启空降兵生涯的第一步,只有完成跳伞课目才能跨进空降兵的序列。

在学员梦想启航的初始季节

让我们一起来听一听他们怎么说

看一看他们的心路故事

徐 壮:“我们是要带兵打仗的!”

以前就听说这边的训练很“实战”,来了之后发现这里确实很“军事”。在宣讲人才培养方案的时候,教员给我们讲解很多专业术语,但我记得最牢的是教员说我们是要带兵打仗的。

和战友们看课程表,我们要学的课程有班战术、连战术、轻武器射击,还有防化、工程和爆破作业等等,一看到这些名称就感觉一股战斗气息扑面而来。以前学的是偏向通信工程的理工类专业,课程诸如模拟电路、数字电路、计算机操作系统等,两相比较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

当时,我问了问一起看课表的战友说:“看了这些课程有什么感觉?”

他说:“要打仗了。”

后来有领导来看望我们,叮嘱我们说要当好一名排长,就要练就“能打仗、善管理、会组训、懂士兵”的本领。

这里各项训练和实战贴的很紧,游泳要带武器,跑步要带武器,还有跳伞也要带武器,想想就有点热血。特别是跳伞,当我们知道要跳伞时,大家都很兴奋,可能是都想趁年轻的时候做点平时自己不敢想的事情,不想让青春太平庸了。

秦旱雨:“全力以赴备战跳伞!”

从其他院校转过来一个多月了,我们的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花在跳伞训练上。跳伞是一件关天的事情。空降空投教研室许涛主任在第一次组织训练时跟我们说,跟天有关的事情就没有小事情,必须十二万分用心。

我们从早上6点钟起床之后就开始训练,一直训到晚上熄灯。有时晚上躺在床上了我们还经常交流跳伞的事情,听着部队生学员讲他们跳伞时的惊险刺激有趣的故事,经常兴奋的难以入眠。

晚上经常会梦见自己在跳伞,有时还连续几天都在做同一种梦,在梦中背着伞在空中飘来飘去。跟战友一交流,发现不是我一个人,他们也经常做这样的梦。王瑞宁教导员告诉我们说这是注意力太集中的缘故,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有14、5个小时在想着和做着跟跳伞有关的事情,晚上就在梦里面反映出来了。

操作理论背记

虽然知道缘由,但控制不住还是会做这样的梦。在跳伞的时候,我们睡上铺的同志都要拉背包绳把床沿拦高点,听说以前有人晚上做梦直接从床上跳下来的。

一辈子能让我这么专注地做的一件事,非跳伞莫属了。

夏凯旋:“我比别人更勇敢!”

我恐高,但我想成为空降兵。

空降兵要进行高空跳伞作业,这是属于勇敢者的事业,从千米高空跳下来,这对于恐高的人来说需要特别的勇气。

在一次爬铁网墙的时候,爬到顶部往下一望,我发现原来我恐高。

选了一个跟高空有关的职业,却害怕高度,这让我很苦恼。正在这时候,心理行为训练课开课了,高空走绳索、吊桥和高空跨越等课目又摆在我面前。

但当我第一次爬上10米高的吊桥上,我忽然不能自己,意识思维模糊迟钝,大脑指挥不动手脚了,气都喘不过来了。给我们上课的高玉宏教员看出了我的窘迫,带着我深呼吸,让我跟着他呼气、吸气、呼气、吸气……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又缓过来。

教员了解我的情况后,用阶梯上升式的方法训练我的心理。拴着安全绳,先爬到3米高然后跳下来,然后4米、5米、6米……在教员的鼓励和帮助下,我爬升的高度不断升高,我的心理对高度恐惧的阈值也逐渐提高。终于,我可以比较从容地对待高度了。

我想当我从1000米的高空跳下来时,我应该比别人更勇敢。

李明朝:“我与副手签订生死契约!”

跳伞训练,需两个人结成主副手进行叠伞。学员队把跳过伞的部队生学员与没跳过伞的青年学员搭配结对子,我是部队生考学,有跳伞经历,在叠伞中担任主手,副手是李东风。

刚开始,我们配合的不是很默契,经常我的动作完成了,李东风还埋头做他的,不知道跟着主手的节奏走。有一次,教员组织叠伞比赛,我想在穿伞绳速度上获胜,于是穿的飞快,但李东风总是停下来扒拉伞绳,还不停地跟我说:“慢一点,伞绳不要穿扭了。”当时我就有点急了,冲他喊道:“你快一点,我知道怎么做!”李东风惊愕地抬头看了我一眼,红着脸什么都没说,然后又低头默默地跟着我穿伞绳。

傍晚,李东风邀我散步。走在操场上,李东风对我说:“下午对不起,我是担心我们太随意了叠的伞会出什么状况。”我安慰他说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们叠的伞不会有问题的。李东风对我说:“空中无小事,万一要是出现什么状况,我会一辈子心理难安的。”

李东风的一句话一下戳中了我的内心深处,我忽然想起新兵跳伞的时候也是非常的认真谨慎,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顿时感觉很惭愧。那次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两个人谈了好久,相互鼓励以最好的状态上天跳伞。

折叠降落伞就是折叠跳伞员的生命,主副手理应高度负责、高度信任、高度默契。在折叠空跳伞的时候,我和李东风都在彼此的降落伞经历本上签下两个人的名字,签订的是生死状。我想每一名空降兵都有一名生死战友,两人呼吸与共、荣辱与共。

赵仕林:“课堂在千米高空之上!”

习惯了课堂就是教室、课桌、黑板、幻灯片,没想到课堂还可以是在千米高空上的飞机、降落伞。转场到湖北近10天了,终于等到了我的跳伞日,心情突然有些激动。

在第一个跳伞日,大家早早起床开始准备,都安静地忙碌着,领伞,领伞刀,登车。

来到机场,朝阳初起,天色正好,大家埋头紧张认真地整理着降落伞,然后平静地披挂好降落伞。出奇的安静,反常的平静。

教员给我们一遍又一遍地检查,从头到尾检查,完事一架次10人开始往飞机走去。

这是我们第一课的训练,也是考核,训练了这么久,但没有跳伞终归是零,这一跳不仅事关技能的是否合格,事关能否成为空降兵,也事关男人的荣誉。我在心底默默地给自己鼓劲。

飞机的螺旋桨卷起大风,吹的人难以站立,把我的想法全部卷为零,巨大的轰鸣忽然让人找不到存在感。我把背带系统又拉紧了紧,在主伞和备份伞的紧夹下,让我找到了自己。

原本以为准备的很充分,飞机一离地,我还是有点慌神,随着飞机起伏颠簸,突然感觉很渺小,脑子里突然想起很多事,仔细想又什么都想不起。李翔教员过来再次给我检查降落伞,检查完之后在我胸前的备份伞上一拍,竖起大拇指,冲我大声喝到:“好!”

这个“好”字,穿透了马达声,直抵心底,让我信心倍增。我们努力地唱着空降兵战歌,用歌声盖过马达响声给自己加油。

飞机挂弯准备进入着陆场。信号灯亮起,大家赶紧起立准备,真临跳时内心反而平静下来了。静静地等待,一声长响,教员发令“跳”,我猛地冲出飞机门,跌落1000米的高空中,下降,坠落,忽然降落伞猛地把我提回来,原本急剧变幻的天空又恢复了平静。伞开了,操纵降落伞回到地面,突然特别的开心,我躺在泥地里开心地长叫了一声。

我知道这第一门课,我合格了。